奥司他韦使集采输了:已在两省迎来早鸟后果

  大健康、医改盘整,现在不仅在加紧研制新的战略武器。常规武器也升级为全天候、多弹头。

  北京、上海、深圳、武汉、无锡等地部分患者、医护人员表示,各地医院基本能买到奥司他韦,但大都是高价品种,20块左右一盒的集采品种奥司他韦胶囊难觅踪迹。北京友谊医院有40多元一盒的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剂;北京同仁医院能开到140元一瓶的奥司他韦悬混剂,北京大兴区中西医结合医院能买到的也是这种140元的悬混剂,都需自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房山良乡医院一度开不到奥司他韦任何剂型。

  一位医生说:中日友好医院有集采的奥司他韦胶囊,“20多一盒的那种”。一位上海居民回忆,3月初曾在社区医院买到过一品红制药的奥司他韦,一盒不到20元。事实上,上海的奥司他韦集采品种正是由一品红提供。无锡当地最大医院的医生说:医院目前只有原研的“达菲”这一种奥司他韦。他问了另一家医院,也没有集采的奥司他韦。

  深圳情况也类似。一位深圳居民出示了3月13日在医院买到的奥司他韦,是东阳光产的“可威”颗粒剂型,标价45.68元。实际上,奥司他韦胶囊是第七批国家集采的入选药物,根据中选结果,共有10家企业的产品中选,全部为胶囊剂型,中选价格基本都是一粒胶囊一两块钱,其中东阳光的报价一粒还不到1块钱。

  你买到过20块钱的“集采版”奥司他韦吗?笔者是没有。这个调查研究挺有意思。

  没买到的原因:一是没去医院买;二是医院没买到;三是集采绕着奥司他韦走路?

  这个文件落地与奥司他韦本轮涨价、断货,没有直接关系。问题迁延绵亘,多少带点恩怨。

  奥司他韦涨价、断货这个事,事起肘腋之间,一时晦暗难明,有客观不可抗力。但回过头来看,性质很严重,毕竟是在三令五申、专项严打下发生的。国内买家刚刚经历过自去年12月初以来的数轮不同医疗物资哄抬价格,顶风就上。

  奥司他韦有集采,但表现平平。涨价、断货的海啸面前,机制毫无还手之力。什么后果,远的不说。众所周知:

  因不久以前的新冠口服药的市场供需调剂,有了新冠治疗药品价格形成机制,简称新药价格形成机制。这一次,集采输了,业界齐刷刷地适时迎来《关于加强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全流程管理的通知》。

  有漏洞、有不羁,就及时管上。这个文件应是一项长期筹划,剑指过去、现在、将来。巧合地,与奥司他韦本轮涨价、断货“凑”在一起,借势出兵,给人以深刻生动形象。

  那些看“抗原试剂、四类药、拉肚子药”价高量爆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产业界人士,这下可以再做盘算。集采如小船,涨潮风浪大。集采输了,只放一招“秽土转生”,就释出“大海无量”。

  做药的药厂和医药流通,很多都不够尊重医保等多部门的常规武器。非逼得动用战略武器。

  鉴于第七批国家药品集采中选产品磷酸奥司他韦胶囊(中选企业:中山万汉制药有限公司)近期在我省的供应比较紧张,不能有效保障当前流感治疗临床需求。为做好流感高发期抗病毒药保供工作,根据第七批国家药品集采文件和《关于做好第七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执行工作的通知》(湘医保函〔2022〕72号)规定,经研究,现对磷酸奥司他韦胶囊启动备供保障机制,备供企业(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磷酸奥司他韦胶囊(75mg*10粒/盒)自即日起转为中选产品,医疗机构采购量计入合同完成量。请相关医疗机构及时做好信息维护,请中山万汉制药有限公司、浙江华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及时做好供应保障工作。

  这个文件里提了“备供”,没直说的意涵是:以平价或较低的价格水平执行。不然,不就变成强制销售了么?远的不说,就比如新冠疫苗的价高量爆现象。这个文件假如早于目前30天完成落地,政策执行效应可能就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多少事,从来急,光阴转,天地迫。奥司他韦涨价、断货这破事,捅咕出多少事。

  总的来说,医保对奥司他韦的一些前后干预,与对牙冠、种植牙的干预有些相似。尝试一些集采,算是对市场有所调剂、对冲。毕竟还有院外市场很大的现实份额。当院外涨价、断货,触发到民生、严肃的行事议程上,调剂变作调整。“备供”是一个信号,由一件事情上升为一件事务。事务有依据、有过程、有结果。

  大健康、医改盘整,现在不仅在加紧研制新的战略武器。常规武器也升级为全天候、多弹头。

  医保的常规武器在第一波次完成“关门动作”,市场监管步坦协同由空地进攻做“定点清除”。

  评论员D:我们下来再调研,再核一下数,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是balabala^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