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不要太“耿直”

眼看荷兰与墨西哥的1/8决赛将以1∶1结束常规时间90分钟的比赛,电视机前的球迷有的站起来伸伸懒腰,有的准备上趟洗手间,有的打算再开一瓶啤酒,以迎接加时赛乃至点球大战的到来。

突然,喜欢琢磨问题、把头发都琢磨得所剩无几的荷兰11号罗本“裸奔”进墨西哥禁区,说他是“裸奔”,是因为荷兰其他接应的队员位置并不好。在遭到数名墨西哥人的围堵后,罗本倒地了,来自葡萄牙的主裁判毫不犹豫地吹罚了点球。就这样,一个本来不是荷兰人机会的机会,变成了他们最大的机会。裁判“杀”死了比赛,墨西哥遭遇“黑色三分钟”。

体壮如牛的墨西哥主教练米格尔·埃雷拉脾气也像公牛一般火爆,他在赛后接受国际足联安排的采访时直言:这次世界杯从一开始,他们就在和我们作对!

埃雷拉这点没乱说,本届世界杯墨西哥够霉的了。小组赛第一场对阵喀麦隆,明明两粒进球是好球,裁判偏偏不算;第三场对阵克罗地亚,裁判对克队禁区内明显手球不予判罚,墨西哥人该得的点球得不到。

千万不要小看世界杯上的进球。对球员来说,能够参加世界杯是一生的荣耀,而能够在世界杯中进球,则更如王冠上的宝石。你看中国足球,“奋斗”了几代人,一粒“宝石”都没抓着,你说珍贵不?墨西哥人至少有3个进球不算,相当于王冠上的3颗宝石被抢,你说人家生气不?

再说,如果这些球都算墨西哥的进账,他们就将获得小组第一,就不会和荷兰人在1/8决赛中相遇,后面是什么情况就很难说了。

现在讨论墨西哥那粒点球是否该判已毫无意义。只是,美洲球队与欧洲球队交锋,安排一个欧洲裁判来执法,总觉得怪怪的。世界杯赛场从来都是欧洲和美洲的竞技场,巴西世界杯共有10支美洲(含中北美洲)球队参赛,其中8支球队打进16强;欧洲13支参赛球队只有6支进入第二轮。会不会有人嫌美洲球队多了?

埃雷拉很“耿直”,赛后不断指责裁判,话是有点多,说不定要遭致国际足联重罚。球迷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喜怒形于色的胖子的身影。但是,国际足联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我们倒应该鄙视那些言不由衷、说话避重就轻的人。荷墨之战,罗本在墨队禁区共摔倒3次,前两次,裁判没判;第三次,裁判给了点球。赛后,罗本认为第三次绝对该判点球,但他承认前面存在假摔。罗本这娃儿“点儿”都不耿直——即便他承认第三次也是假摔,也没人能更改比赛结果。难怪埃雷拉要斥“小飞侠”是“演员”。

但是,从效果来看,“耿直”狠了没啥好处。太“耿直”的埃雷拉和他的球队只能收拾行李回家,而且,埃雷拉还可能受重罚;而不太“耿直”的罗本呢,还可以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资本。

美洲球队哥斯达黎加在攻入欧洲球队希腊一球后不久,又一次攻入希腊禁区,哥队一球员正准备射门,希腊15号托罗西迪斯手触球改变了皮球飞行线路。裁判不但不吹罚希腊点球,反而给替补席上抗议的哥队13号格拉纳多斯一张黄牌,裁判对场上形势的了解似乎不如对场下情况的掌握。1张红牌、5张黄牌“赏”给哥斯达黎加,完全是把一支平民美洲球队做死的节奏(就算哥队闯进8强,红黄牌缠身也再难迈步)。好在哥斯达黎加人最后争气,在熬过几十分钟的以10打11的艰难局面后,终于点球决战胜出。

在全世界,荷兰球迷肯定比墨西哥球迷多,了解希腊足球的人也比了解哥斯达黎加足球的人多。但是,即便不了解、不喜欢,也千万不能当别人不存在。

影片中,美丽而充满野性的吉普赛姑娘叶塞尼亚在河边与白人青年军官奥斯瓦尔多的一场戏颇有意思——

叶塞尼亚:我教训教训你,倒霉蛋,你以为对吉普赛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那你就错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来自欧洲的荷兰人不用再等墨西哥了,它可以继续前行。只是,在本届世界杯上,球迷再也见不到发明了体育场人浪的热情奔放的墨西哥人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