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最奇怪的战斗”—伊特城堡之战

1945年5月5日,希特勒在柏林饮弹自杀五天后,也就是德国投降的两天前,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的附近伊特城堡(Itter Castle)发生了二战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战斗,虽然战斗的规模并不大,可是作战部队的构成绝对令人瞠目结舌——对阵双方分别是武装党卫军(Waffen SS),和美军、德国国防军、法国囚犯、奥地利游击队,甚至还有变节的党卫军,和一位奥林匹克网球冠军运动员(这位也是关键人物,后面会说) 组成的超级杂牌军

关押的VIP有:法国前总统阿尔贝.勒布伦,法国总理爱德华·达拉第,法国前总理保罗.雷诺、法军总司令毛利斯·甘莫林、法军一战名将马克西姆·魏刚、戴高乐将军的姐姐玛丽.戴高乐。

在伊特城堡关押的众多法国政要“VIP”囚犯中,还有一位“特殊人物”–网坛传奇明星,奥运会网球金牌得主让·布鲁特拉。这老兄虽非政要,但是因为拒绝出任维希伪政府体育委员,并且企图逃往英国而“荣幸”地与法国政要们成为了“狱友”

1945年5月4日,伴随着德国纳粹政权和军队的迅速瓦解,负责看管伊特城堡的党卫军全都跑掉了,任由囚犯们控制了这座城堡。然而囚犯们并不能大摇大摆走出监狱,因为四周的森林里都是尚未认输的党卫军和德军。于是他们派出信使携带求救信,希望可以找到附近的盟军前来拯救他们。然而信使来到城堡附近的沃格尔镇碰到的并非美军先头部队,而是尚未撤离的德军。

这支德军小部队的指挥官约瑟夫·甘格尔(Josef Gangl)少校既没有撤退也没有打算抵抗,而是选择与当地的奥地利游击队合作保护沃格尔镇,等待美军到来。在收到求救信后,甘格尔少校明白:凭自己手下二十多个国防军士兵去解放一座城堡,实在是力不从心。于是他做了一个令他名留青史的决定:成为了一个光荣的带路党。他举着白旗,找到了抵达附近的美军,向他们求援。

美军第12装甲师第23坦克营的指挥官杰克.李上尉看过甘格尔少校带来的求救信后立即将情况上报。上级情报部门也很快落实了伊特城堡的情况。第12装甲师司令部命令杰克.李上尉迅速组织救援队伍开赴伊特城堡。

七辆M4A3“谢尔曼”坦克,一个步兵排搭乘三辆M3装甲运兵车和在杰克.李上尉的带领下急速向伊特城堡进发。甘格尔少校德军带领的20名德军乘坐奔驰卡车跟在救援队伍末尾。这支人员组成足够怪异的救援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不久就有两辆“谢尔曼”坦克压上了地雷。杰克.李上尉当机立断,通知营部派出救援部队后马上继续前进。

然而噩运还在继续:在通过一片森林时,一支党卫军装甲部队突然冒了出来,一阵猛烈的炮击之后,四辆“谢尔曼”和三辆M3装甲车被彻底击毁……

幸运的是这支党卫军装甲部队的任务只是伏击,因此一击得手之后就迅速撤退了。

李上尉和甘格尔少校望着冒烟的坦克面面相觑,只好招呼几个幸存的步兵爬上仅剩的一辆“谢尔曼”坦克,与甘格尔少校带领的那辆德军奔驰卡车一起,继续向伊特城堡进发。

热切期待大救星的大人物囚犯们内心是崩溃的,他们以为,以自己的地位,好歹会来几辆坦克和几百个士兵夹道欢迎吧。然而眼前的救兵,才七个美国大兵,一辆坦克和一群可疑的德军。加起来才二十来个人,能成功救出我们吗?

因为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的一个营杀回来了。这些法国政要是十分有分量的“人质”和谈判筹码,岂能轻易放弃?

当党卫军乘坐251装甲运兵车冲向城堡大门时,担任“守门员”的“谢尔曼”坦克用两发炮弹和一通机枪扫射招呼了他们。

要说党卫军为了抢回这些囚犯,也真是下了“血本”,见有美军坦克挡路,立马将“坦克杀手”88炮调了上来,在“谢尔曼”的射程外一通猛轰。线炮打不出穿的坦克,如果有那就两发”

城堡内几乎所有人,美军、德军、奥地利游击队、法国囚犯们(包括前首相们),甚至还有一名留下来和囚犯们共同进退的党卫军,都拿起了武器迎战。

但是敌我人数悬殊,面对精锐的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的进攻,这些大杂烩防守者们所能依仗的仅仅是坚固的城堡了。然而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弹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耗下去,城堡重新落入纳粹手上,只是时间的问题。

与城堡防守者们同样着急的还有美军前线指挥部,李上尉携带的电台不是被毁就是故障,无法和前线指挥部取得联系。听到远方传来的炮火,指挥部却不知道战场情况,只能干着急。行动眼看就要功亏一篑。

几位奥地利老乡拉着美国指挥官到了市政厅,拨了个电话给城堡。城堡那边的接电话的正好是杰克.李上尉 城堡的战况迅速汇报给指挥部。

援军正在前来城堡的路上,然而远水救不了近火,城堡内的弹药几乎消耗殆尽,而党卫军没有丝毫放弃进攻的打算。

杰克.李上尉接受了 之前提过的网球明星让·布鲁特拉的提议,由让·布鲁特拉本人冒着枪林弹雨跑出城堡,向前来救援的美军讲述敌人火力网的薄弱位置。

趁着敌人短暂歇火的瞬间让·布鲁特拉撑杆跳出了城堡,(鬼知道一个网球明星居然还是个撑杆跳健将)

让·布鲁特拉在党卫军的扫射下穿过了开阔地带,以奥运冠军的体能甩掉了几队追兵,跑进了附近的村庄里消失无踪(看来此君短跑成绩也不错)。

最后的求救信号发出后,杰克·李上尉心知不妙,拟定了计划退守城堡内部,打算入侵的敌人决一死战。

一方面,党卫军们扫清了障碍,在城堡大门的位置设置了88毫米反坦克炮准备轰开城堡大门

是的,就和好莱坞电影一样,就在这一刻,有赖让·布鲁特拉提供的情报,美军美军第12装甲师及时赶到,出现在党卫军的后方。随着坦克的轰鸣和战斗机低空掠过,现场的党卫军自知大势已去。立马全部投降。

至此, 被认为是二次大战历史上最奇特的 ,也是唯一一次德军和美军共同作战的, 伊特城堡之战(Battle of Castle Itter)宣告结束。

很不幸的是,战斗中,德军指挥官约瑟夫·甘格尔少校 在掩护法国前首相 保罗.雷诺时被党卫军狙击手击中身亡,没能见证最终的胜利。然而他的英勇故事流传了下来。他的名字被用来命名附近小镇沃格尔的一条街道,而他的事迹,被刻在纪念碑上永远为后人敬仰。

有历史学家这样形容伊特城堡之战: 如果党卫军成功攻进城堡并杀掉这些法国大人物,那么战后的法国历史必将完全不同,因为 就是这些人制定了法国战后的复苏政策,带领法国昂首挺进21世纪。如果他们死了,谁知道历史的走向会怎样

斯蒂芬·哈丁(Stephen Harding)所著《最后的战斗》就讲述了这段真实的传奇故事。

杰克·李是一个典型的战士:机智、勇猛、创新。他具备一个军队领导人的担当,勤于思考,尤其在战争的紧要关头敢想敢为,就像他在纳粹党卫队发动攻击时所做的那样。

另一位就是书中着墨很多的纳粹国防军军官约瑟夫·甘格尔(Josef Gangl),他在帮助美军保护重要囚犯的战斗中阵亡。虽然甘格尔如今在德国和奥地利被当成反抗纳粹的英雄,但他的故事还是第一次以书籍记载的方式讲述出来。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